泡桐树下的老式理发店
日期:2017-04-21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人:信息员 作者:刘菲 

  村道旁一颗泡桐树开满了紫色花朵,微风吹过,花儿带着特有的清香,洒落在土门镇三合村5组路旁一处老旧的瓦房上。
  一面挂在墙上的方形镜子,一张有着30年历史的旧木椅,几把随意摆放的木凳,走廊上灰白色水泥柱上用黑色颜料涂写着“理发6元”四个大字。
  植物洗发、剃刀修面是老人们难以割舍的情怀
  上世纪90年代,阳廷发在兄弟的支持下盖起了这三间瓦房,彼时他在院子前栽下的泡桐树苗现在已长成参天大树,成为理发店最明显的“店标”。初春的阳光特别明媚,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泡桐花洒满了整个小院,几捆柴垛前,一只肥猫慵懒地晒着太阳。
  “这菩提子虽然是纯植物,但还是会刺激眼睛,您老闭紧眼睛哟。”一把木椅,一盆热水,61岁的阳廷发正在为同村的周大爷洗头。身后的蜂窝煤上还烧着热水,走廊上晒着一些皂角和菩提子。客人来了,将皂角或是菩提子放入热水中稍微烫一下,这样的纯植物洗发后不痒,还有一股自然的清香,是老一辈们的最爱。
  理发店里也并不完全是老物件,阳廷发也与时俱进地使用起电推子和吹风为客人打理头发。不过在修面时,阳廷发还是习惯用胡刷沾着肥皂水,配合着轻柔的按摩来充分滋润客人的面部。
  “老人都觉得修面后整张脸会轻松不少,6元钱里面也包含了修面的费用。”剃刀在梆皮上来回刮三下,阳廷发将木椅椅背调低,让客人斜躺下,再倾斜剃刀沿着脖颈处的皮肤笔直往上拉。修面讲究手稳刀快,手到之处吹毛断发,刀刃贴着脸面一路抚过,整个过程简单快速却也惊险有趣。
  “每天一般就5、6个客人,过年前会多一些,最多的时候一天30多个客人,但都是老年人。”阳廷发对记者说道。
  “希望这样的手艺一直在,不会消失。”周大爷穿上外套,修面后整个人神清气爽。他说,上了年纪的人还是不习惯那些前卫的理发店,植物洗发、剃刀修面这些传统的手艺是老人们难以割舍的情怀。
  走村串户为人理发 30多年前一个鸡蛋理一次发
  阳廷发家里有五兄妹,他排行老四,小时候摔坏了背没能及时治疗,落下了残疾。十多岁时,他便跟着村里的师傅学习理发手艺。“老式的推刀用起来需要力道、手腕的灵活度以及指尖的触感,练一天下来,右手中指上会磨出血泡。”
  30多年前,理发匠必须到公社为人理发。跟着师傅学艺,忙起来时阳廷发也会单独操刀,不过手艺不好,剃出来的头型不平,他自己也不好意思收钱。
  直到练习了两年多以后,他才开始背着木箱,骑着自行车走村串户为人理发。“剃头连修面,才1毛钱。”那时候村民家里都穷,就用一个鸡蛋抵一次剃头费用,甚至很多家庭拿不出鸡蛋,只能赊账。“只要有活做,手不闲,我就愿意做。”
  由于有残疾,阳廷发一直独身。上个世纪90年代,弟弟为他在村道旁修了三间瓦房,阳廷发一边种田,一边利用瓦房的走廊开起了理发店贴补生活所需。将近三十年,阳廷发积累了不少老客户,理发费用也从最初的1元逐渐涨到现在的6元。
  “现在身体不好了,剃5个头就必须歇一歇,喝口水了。”虽然用电推刀代替了传统的推子,但对于已经61岁,身体又有残疾的阳廷发来说,剃头修面长时间站立、精神高度集中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土地都流转出去了,等实在干不动,我也就不再剃头了,只是割舍不下老顾客,他们还是习惯了传统的剃头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