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高僧——能海法师
日期:2017-06-23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人:信息中心 作者:王冰  

  人物简介:能海法师(1886年-1967年),俗姓龚,名学先,字缉熙,绵竹人。青年时投笔从戎立志报国,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陆军学校,曾任云南讲武堂教练官,当时朱德、朱培德、金汉鼎、杨森等均为他的学生。后厌倦军阀混战,醉心佛法,远赴印度取经,还将藏语、印度梵语经文译成汉字,又将汉字转译成英、法、德、日等国的文字,在世界各地弘扬佛法,译集佛经著述多达95部、数百万字。能海法师一生致力于汉藏团结,心系民生疾苦,为和平解放西藏、和平解放成都作出过重大贡献。解放后,历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二届代表,曾出席维也纳世界人民和平会议及印度新德里亚洲和平会议,是热爱和平、享誉中外的一代大德高僧。

  投笔从戎立志报国

  1886年腊月二十二日,能海法师出生于汉旺镇,取名龚学先。父亲龚常一曾在成都经营古董,后全家迁往绵竹县城。龚学先年幼时聪明好学,家境富裕,因其父乐善好施经常周济贫苦人家,施医送药于老病伤残者,长此以往家业逐渐窘困。龚学先12岁时,被父亲送到一家绸缎铺当学徒。14岁时,父母相继去世,与姐姐相依为命,尝尽生活艰辛。1900年龚学先前往成都,进入东大街恒升通商号为学徒。当时老板聘一姓龚的私塾老师教诲子弟,这位龚先生视龚学先如子,授以经史,使其学业日进。

  龚学先青少年时期正值清廷腐败国势垂危,帝国主义列强妄图瓜分中国。龚学先正当血气方刚的年纪,决定投笔从戎。1905年,20岁的龚学先考入陆军学校速成班,同学有刘湘、乔毅夫等。两年后毕业,不久因军功升任营长。1909年龚学先前往云南讲武堂担任教官,并任第一队队长。当时朱德、朱培德、金汉鼎、杨森等均为他学生。1951年全国各界知名人士云集北京,参加政治协商会议时,朱德总司令看见老师龚学先竟变成身披袈裟的大和尚有些吃惊。当天,朱德亲笔写了一张字条由秘书转交能海法师,邀请他去家里作客。能海法师却对朱总的秘书说:“现在建国复兴之初,有许多事情要他操劳,我一出家人就不去打搅他了。”第二天朱总司令来到四川组,与能海法师单独畅谈了各自的经历。能海1924年出家,朱德于1928年与毛泽东在井冈山会师。能海法师带领5名高僧徒步翻越雪山到西藏、尼泊尔、印度学法后成为世界佛教第一流高僧;朱德则带领红军行程二万五千里到达陕北成为抗日民族英雄。

  出家为僧弘扬佛法

  云南讲武堂结束后,龚学先经两广、上海,返回四川。时值四川军阀混战,战火纷飞,人民在战乱中受尽苦难。当时刘湘势力日大,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便招纳原四川陆军速成学堂的同学并委以重任,龚学先也属于招纳之列。但当时龚学先已厌倦战乱,开始热衷佛法研究,刘湘便派他到各地周旋。龚学先常常奔波于北京、天津、上海、武汉、重庆之间,1915年他还东渡日本去考察当地的政治与实业。转战奔波期间,他每到一处总是竭诚拜访各地名师研习佛法,佛法修为日渐提升。1921年,他辞去外务,在成都少城公园创办少城佛学社。在川军将领刘禹九的大力支持下,他经常请高僧名士讲经说法,听众常常座无虚席,龚学先亦因此结识高僧学者不少。当时他住在北门文殊院,心向佛学,每闻钟声辄动出家之念。1924年,39岁的龚学先毅然割爱舍亲,出家为僧,法名能海,其勇决之行动震惊一时。

  能海法师自学佛以来,广泛研读三藏教典,禅教诸宗尽涉。因闻藏文三藏经多为汉文所无,决心赴藏求法。1925年10月,他前往康定求法,1928年5月,他再与永光等高僧同赴西藏,旅途备受艰辛,历经4个月抵达拉萨,在藏学法达五年之久。1933年,能海自拉萨取道印度回国,在上海讲经,后赴五台山广济茅篷闭关。出关后,不断从事译述,为弘法作准备。1937年,他率弟子20余人返川,住南郊净慈寺。寺庙年久失修,能海率弟子数十人住寺经营,不但恢复旧貌,且先后建成多重殿宇蔚为壮观。1937年能海来到绵竹,看到祥符寺颓败,不忍千年古刹湮灭下去,大发宏愿重修祥符寺,亲自出面募化。在法师的德高望重感召下,各阶层人士纷纷乐意捐献,短短一年多时间破旧古寺大为改观,并装修了五百阿罗汉的庄严法像,落成后由法师出面迎来禅宗大和尚、文殊院退休方丈法光,任祥符寺中兴后第一届方丈。同时由缅甸送来玉石观音一尊,并于当年冬重新开斋传戒。此胜举传讯全国后,先后获得各省、地、县的著名大文豪、大书画家亲笔写赠的跋匾、对联、单条、字画数百件,其中有于右任、谢无量、林思进、余沙园、郭沫若、赵熙、刘豫波、蒼尔大、张大千弟兄;僧侣中有贯一、印铨、太虚、定慧等大和尚;文武官员中有林森、戴传贤、刘文辉、刘湘、邓锡候及各省的高级文武官吏等。其匾对、楹联的文词工整,绘画雕刻工艺精湛,当时称为三绝,为绵竹的文学史增加了灿烂的光彩。能海法师的这一崇高功德,在绵竹宗教史上记下了光辉的篇章。

  能海为保护名山大寺文物,不遗余力。先后在成都净慈寺、重庆真武山、绵竹云悟寺、峨嵋慈圣庵、五台山清凉桥及上海金刚道场,共开建道场6处,复于铁象寺建尼众道场。在彭县发起修复建于梁代的龙兴塔。峨嵋山砖殿毁于火灾,他命弟子普超筹划修复。1937年至1943年之间,他曾多次回绵竹,住祥符寺、云悟寺讲经说法。能海法师一生翻译佛经著述多达95部、数百万字,对促进汉藏文化交流,巩固民族团结立下丰功伟绩。

  致力和平名扬中外

  能海大师弘法40年,在国内外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但他一心向佛,不为世俗权贵所动。军阀林森亲题“护国金刚道场”匾额,法师却对此漠然视之。蒋介石政府曾请法师出任参政员及陪都宗教联谊会顾问,法师也一一谢绝。1946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亲笔致函能海法师,邀请他赴美弘扬密宗佛法,能海法师却婉拒未去。能海法师的佛法弘扬国外引起世界瞩目,美国学者罗加恩,瑞典汉学家马悦然教授,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生,纷纷踏上东方的神州国土,皈依于能海法师。

  1946年国民党政府断然撕毁和谈协定,全面发动内战,让人民重陷兵灾苦难中。当时,能海法师联合各宗派广大僧侣及佛教徒,向国民党政府呼吁,要求当局停止内战,恢复和谈,解决国共争端。后因请求未遂,又于当年秋在成都文殊院举办“消灾灭劫金刚法会”,祈祷消除兵灾洗劫,亲临主持法会十五天,设坛讲经说法。

  1949年四川解放前夕,能海法师力劝四川军政要员弃暗投明,特致函邓锡侯、潘文华、刘文辉等,嘱其认清形势迎接解放。因此邓、刘、潘在彭县龙兴寺策划起义。能海于1950年为协助解放军进藏亦作出贡献,并选派弟子隆果等为解放军的藏语翻译,协助与西藏地方上层人士交涉接洽,旋亲往北京,会同喜饶嘉措等同商和平解放西藏事宜,努力协助完成和平统一伟大使命。

  1951年10月,能海法师作为特邀代表出席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先后出席全国人大一、二届会议,任中国佛协第一、二、三届副会长及五台山佛协会长。1952年10月,出席中国佛教筹备会议,12月,随宋庆龄赴维也纳出席世界人民和平会议并访苏。1955年,赴印度新德里出席亚洲和平会议。

  1966年“文革”开始后,能海亦被批斗,于当年12月31日无疾而终,享年81岁,遗骨葬于五台山清凉桥。1978年3月,五台山佛协于显通寺为能海法师举行盛大的追悼会,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及中国佛协均派代表参加,并致悼函,遗骨塔建于宝塔山麓,中国佛协会长赵朴初亲题塔铭,文曰:

  承文殊教,振锡清凉。显密双弘,遥遵法王。

  律履冰洁,智刃金刚。作和平使,为释宗光。

  五岭巍巍,三峨苍苍。阅塔崇岳,德音无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