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干青:英烈千秋埋忠骨 彪炳史册载英名
日期:2017-06-16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人:信息中心 作者:王勇 

   人物简介:王干青,原名王世祯,别号王翼,化名潜夫,原绵竹五福乡人,革命烈士。早年追随孙中山信仰三民主义,“四一二”事变后,积极追随共产党,成为一名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为救民于水火,解放全中国,奋斗不止,四川临解放时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成都十二桥。

  敢于仗义执言 积极追随三民主义

  王干青幼年父母双亡,寄养于幺爷家,稍长就读于高华私塾。虽家境贫寒,却勤奋好学,成绩优异,凡遇不平事总会见义勇为,受到同学和邻居的称赞。1906年,王干青应童子试。科举制度废除,王干青考入绵竹师范传习所,1908年经人举荐转入四川省师范学堂(后改为成都高师)。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他非常振奋,假期返县便组织“青年体育社”,团结青年300余名与地方封建势力作斗争。1913年胡文澜督川,启用倡言帝制的钟正懋出任高等师范校长,王干青冒着被学校开除的危险,联合同学坚持反对钟的谬论主张,最后,当局不得不撤换校长。同学们对他的斗争精神和组织才能十分赞赏。同年,王干青加入中国国民党,毕业后在中学任教时,曾以进步思想编写历史教材,深得进步人士赞许。

  1917年四川省第一届省议会召开,王干青被绵竹县选为省议员。当时地方军阀混战,时局动荡不已,政客反复无常,但是王干青坚信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积极反对北洋军阀支持地方政府执政的荒谬措施。王干青一系列义举遭到反动军阀的诬陷,他被迫随熊克武出省,积极宣传拥护孙中山临时政府,1920年在广州期间敬谒孙中山先生。1926年正值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大革命时期,革命风暴席卷全国,王干青接受重庆莲花池省党部(国民党左派)指示,回绵竹主办党务,他被选为书记长。

  坚定共产主义理想 组织发动农民暴动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5月9日,绵竹地方土豪劣绅和反动军阀乘机唆使流氓地痞伪装农民,手持钉耙锄头,捣毁了国民党绵竹县党部及工会、农会等群众团体,焚烧档案文件,拘捕了王干青和县党部执委及工农会干部。在县衙大堂,王干青临危不惧,慷慨激昂地将县官王一痛斥一通,王恼羞成怒,举抢威胁,王干青愤慨不已,双手撕破衣襟,指着自己的胸膛怒斥说:“士可杀,不可辱,你敢把王某杀了!”经过党组织营救和他的启蒙老师等的努力,王干青等人获释。

  一系列血的斗争事实,让王干青对国民党反动派狰狞面目认识更加清楚,要求为共产主义事业献身的心更迫切了。同年6月,在成都经张秀熟等人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积极进行党的工作,领导党的外围组织“怒潮社”,并回绵竹发展“怒潮社绵竹分社”。1928年初,王干青受中共地下党川西特委派遣返回绵竹,配合绵竹地下党组织积极酝酿组织农民暴动。7月4日拂晓,组织四乡武装农民围攻县城,旨在绵竹建立川西北苏维埃根据地,这就是有名的绵竹“七四”农民暴动。这次暴动由于团练谭尊五的告密和反动派的镇压而失败,黎冠英、李晏蟠、张民宽3位党的主要领导人也惨遭杀害,但却在绵竹地区播下了武装斗争的革命火种。

  “七四”暴动以后,王干青暂时避退什邡、绵竹一带,为避免敌人的追捕,他经常这家住一宿,那家过一夜,甚至一夜数迁,又加伤寒染身,处境十分艰难。1929年,王干青被叛徒出卖,在特务追捕的情况下化名潜夫,以教师、公务员等公开的社会职业为掩护,坚持党的地下斗争。1936年,四川军阀刘湘为联络我党以对抗蒋介石入川盘踞破坏抗战阴谋,经乔毅夫推荐王干青做了绥靖公署顾问,他以刘湘的边区代表名义于1937年至1938年两次到延安,拜谒了我党领导人毛泽东同志,共商抗战事宜,毛泽东同志曾赠他一张照片,他亲仰不已。

  投身救济事业 大义凛然献身革命

  1940年,经尹仲锡推荐,王干青应省赈会约请在绵竹县南郊岳帝庙创办四川省第一儿童教养院。该院收养孤儿几百名,种地30余亩,实行半耕半读,仿效延安的教学、生产、生活三结合教育方针,凡耕地、碾米、养猪、运煤等重活,王干青都与教职工争相参加。在倡办社会教养的同时,王干青仍然积极参加县里的政治活动。

  1942年,慈惠堂总理尹仲锡年老病危,张澜先生接任慈惠堂总理,王干青深表赞同。1943年,王干青为了革命需要,经介绍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此后,他长期做党的上层统战工作,与共产党中央保持秘密联系。王干青在张澜先生的领导下,对慈惠堂事业改进虽多,但陈旧势力根深蒂固,难以彻底根除,新旧两派形成对立。1946年,张澜先生借口要去上海参加民盟会议,辞去慈惠堂总理职务,此后,王干青则成为新派中的无形领导人。王干青表面上常与知名人士、社会贤达相往来,同时又以火柴商的姿态进出于省市商场,以掩护同志,积极从事革命活动。1946年6月2日,国民党反动派在成都进行大逮捕,王干青在安排同志转移时说:“我们在这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即将到来的时候,要善于斗争,隐蔽精干,积蓄力量,迎接解放。”同年,张澜先生去上海,劝王干青一道前往,但想到培根火柴厂是慈惠堂唯一的生产机构,是几千鳏寡孤儿生活的重要来源,因此,他没有走。

  1949年10月9日清晨,王干青尚未起床,几个特务持王陵基名片到厂里会见王干青,他十分镇定,毫无惧色地随特务而去。王干青在敌省特委狱中遭受惨无人道的酷刑,但他却视死如归。在审讯室内,他拍桌怒斥;在禁闭室内,他对敌人指名叫骂;在放风场地对同志进行宣传教育,以激励斗志。1949年12月7日,覆灭前的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发泄他们对革命的仇恨,将关押在特委会的王干青等32位革命烈士深夜载到成都十二桥畔杀害,时年60岁。